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踢裆游戏 白莎莎】【作者:忧伤的座垫】
【踢裆游戏 白莎莎】【作者:忧伤的座垫】
字数:1226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为了娱乐的需要,无数的游戏相继被创造出来,它们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。而其中也有不乏成为了经典,然后一直延续下去。

  从相册里翻出的小学毕业时的照片,勾起了他童年时候的回忆,然后还有和她的那个约定……空子静暂且输入了手机号码,很长的时间盯着照片看着,深吸一口气,待自己做好充足的准备后,才已决心意地按下了确认键,很快,电话里便传来女人悦耳的声音:

  「有什么事吗?」

  「……终于……我终于找到你了!」

  「你是哪位?」

  「空子静,我是空子静,你还记得吗……?」

  听到电话里陌生却又熟悉的语气,空子静的脑里浮现出那个粗大腿,总是穿着一件咖啡色衬衫和运动短裤的短发女孩——白莎莎。

  那是上小学时候的事情了,因为他,一种不可思议的游戏却流行了起来……
  以一件事情为契机。

  放学后,男生们抱怨一直以来都由他们负责打扫卫生,于是和女生们争执了起来。但很快就处落下风,双方的争执也直接变成了女生对男生们的各种羞辱。
  在她们强势的言语攻击下,男生中站出了一个代表——空子静

  「那么公平起见,就用『踢裆游戏』来决一胜负吧?」班级里性格最粗野的女孩,白莎莎两手叉腰不依不饶的站在空子静面前。他可是男生派出的代表啊,却被女生百般刁难着!

  「什么……踢裆游戏?」空子静有些疑惑。

  「要玩吗?还是不玩?不玩的话就不告诉你了!」

  看起来绝对不会输的样子,十拿九稳般地露出轻视之意,这令空子静的自尊心大受打击,然而周围男生们都向他投来相信的目光,都希望他能够借此机会打击女生们的狂妄姿态。

  「好吧,玩就玩,谁怕谁啊!」

  白莎莎的个头确实比他要高一点点,但他怎样也不想失去了男生的气势,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游戏他都不想输。

  「好吧,那我就告诉你。『踢裆游戏』,规则很简单哦,双方轮流踢对方的那里,先倒下的人算输,赢了的人获得一次主动权,如果下一次再继续游戏的话先攻!」白莎莎用手指着空子静的股间。

  「什么?这种游戏,听都没听说过!」

  「我也不知道哦,我是从电视的节目上学来的!事先说好,你要是不玩的话你就算输了!」

  多么卑鄙的手段啊,小鸡鸡若真被踢到,肯定会因为疼痛而输掉的。

  但是,这场游戏的话绝对不能输!空子静的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一口答应了。

  「那么谁先踢的顺序该怎样决定呢?用猜拳来——」

  「规则当然是按照女士优先咯,也就是我先进攻。」

  是来真的啊!但既然是游戏规则,那就必须得遵守,起码也要让女生们看看自己的志气啊!

  没有办法,于是朝着白莎莎的面,空子静张开了自己的双腿。

  「哼!」

  卯足了气势般的,在空子静两腿摆开的同时,白莎莎运动鞋的鞋尖毫不留情的踢进胯间了。

  随着「嘭」的踢击声,让空子静的睾丸在一瞬间被踢爆了一样,猛然而来的痛苦浸透了下体,空子静的两手按住了胯间。

  心想着只是挨上一脚的话怎么样都能坚持得住的,可没想痛感居然强烈到如此程度……空子静连自己两腿用力支撑住身体的事情都做不到了!

  就在那样原地蹲了下去,在下面发出呜呜的声音,虽然没有哭出来,但是不停的呻吟着。

  教室里的女生们欢呼着涌上前,而白莎莎则一边笑着对她们做出了「V」的手势。

  「那么教室的卫生就拜托你们咯?」

  任蹲在地上的空子静抽泣着,眼里只是充满了嘲笑意味的白莎莎背起书包,和女生们一起纷纷从空子静的面前走过,一边议论一边笑着。而这样的举动,几乎是彻底的打碎了他的自尊心。

  「呵呵呵,真是没出息呢!」

  「不知道踢碎了没有哦,不过女孩子们没有蛋蛋所以不会有这方面的担忧啦……」

  「看起来好痛的样子,哈哈哈!」

  就这样,在男生们集体惊诧的目光下,女生们放肆的带着欢笑声离去。
  从那以后,「踢裆游戏」突然开始在班级中流行起来。

  ……

  「空……子……静……」电话里头思绪着,似乎正在从已经遗忘了记忆里寻找些蛛丝马迹。

  「我已经接受了精子检查,不,其实我已经没有精子了,我这辈子都不能再生殖……但我的睾丸还保留了下来,它们并没被你踢的粉碎……」

  看来是一段很久远的往事,并非一时半刻就能回想起来的。

  「小学里你发明的『踢裆游戏』,我是你的第一个对手……」

  「我想起来了!空子静……嗯,事到如今,也没什么话好说了,刚开始的时候,我的胡搅蛮缠也是有些不对的。」

  「不,我变成这样也只是一种报应!」

  「是吗,那就好!」

  「话说回来,为了让你遵守约定我才打了这番电话的。小学时你说过,我的睾丸被踢的彻底粉碎之前,每天要和你『踢裆游戏』,否则你永远不会原谅我,你还记得吗?我什么都不说了,但现在我的睾丸还没有被彻底踢成粉碎哦!」
  空子静向白莎莎说出自己的想法……

  「嗯,确实要这样说的话,我还没有原谅过你……哎?十二年了吗……那换成所有次数的踢裆游戏得有多少次呢?那么不能再轮到你踢了哦?我是无所谓的,只要全部都是轮到我踢的话……」

  「是的,我只想那么样做,想要被你踢碎我的睾丸啊!」

  「哈哈哈哈……乐意之至啊。不过……我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踢碎的那种程度,既然是十二年累积起的分量,肯定要让我全部踢到发泄完为止了吧,就算你哭着喊叫求饶我也不会停下来的!不断的踢,用尽全力的踢,把两颗蛋蛋全部踢烂,当然,这还不够,还要摧毁你的鸡鸡。让你失去做人的资格……这样没问题么?一共会踢上多少次,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喔!」

  「现在你还那么的有自信吗?就让我见识下你的本事吧,如果阴茎也被踢碎了那也是我本来的愿望!」

  「择日不如撞日,我们现在就见面吧!」

  「咦?现在就见面开始?真的吗?太好了,那么地方定在哪里呢……」
  空子静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。结果两人约定的地方还是在一切回忆起点的地方,似乎从哪儿开始就打算从哪儿结束一样!

  白莎莎……

  只记得这个名字。时隔十二年连面都未曾见过一次,空子静脑海里对其印象还只是停留在小学的时候,那个粗野疯狂的短发女孩!她带动起了班级里「踢裆游戏」的风潮,而每一次,他和她都是站在浪尖风口。

  在快到达学校的附件处,有一处不大的公园,空子静停下脚步来,突然也回想起了小学时候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事情。

  ……

  自第一次的「踢裆游戏」他惨败以后,一些好奇心较强的女孩们也开始跃跃欲试,这才是所谓的「踢裆游戏」开始逐渐流行。男女之间的争执,女孩开始常用「踢裆游戏」的规则来解决问题,于是参与游戏的人数和次数也越来越多。
  当然,胜负全都以女孩开始的一脚决定,男孩子们全部落败,没有一个可以被踢后依然站立的,所以也就丧失了反击的机会。但正因为这样,一些男孩开始拒绝这样的游戏,但大多都被女孩们给围起来强行进行,然后被踢倒,结果上来说实在是较为残酷。

  男孩子中开始想方设法逃避游戏的人也越来越多,但也有少数不多的坚定派,他们拥有较强的自尊心,希望战胜女孩,获得胜利。他们大多选择面对,期待一次又一次的被踢后自己还能够站立,虽然结果总是事与愿违,但至始至终他们都抱有要反击并打败女孩们的念头。

  空子静便是这其中的代表人物。

  这是一场战斗,男孩和女孩间的战斗。

  之后空子静便向白莎莎发起了好多次的挑战,最开始时是一个礼拜两次。
  体育课上使用操场,由于女孩们要踢足球所以以占用场地为由,便向男生发起了「踢裆游戏」

  「那么开始踢裆游戏咯?」白莎莎带着引诱的口吻对空子静说到。

  「嘣」的一脚,当然胜负不用说,空子静因为疼痛而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哭泣着。

  「蛋蛋没问题吗?」白莎莎低头看着空子静故作关心的问着。周围的女生们则是

  「已经不行了吧!」「真没出息呢!」「好可怜哦!」开始不断地对他嘲笑着。

  空子静心里越发不舒服了,如果不赢她们一次,这口气怎样也咽不下去……
  就这样开始冷静后思考,如果想要取胜,那就无论如何得坚持住一脚,然后就能彻底的扭转局势了,可就是那一脚该怎样坚持住呢。

  空子静的脑里突然想到了锻炼的情景,人的身体,肌肉都因为锻炼而变的强壮,那么或许他可以下定一个方针。

  课后,他跑下楼来到下一年级,来到了妹妹空玲的教室,和她说了理由。
  「真的吗?好啊,要踢要踢,」空玲欣然同意了:「实际上在我们年级也好像流行着,但我一次也没有试过,真的好想踢一次耶!」

  也不知是否巧合,空子静临时想到训练的想法也正符合妹妹空玲的意见。
  放学后,两人来到学校附近的公园里,空玲用跳绳将空子静的双手反绑在单杠上。

  虽然事前在商量时空子静要求了在踢的时候绝对要不停下的办法,但直到自己被真正绑起来后,他才发现站在他面前的空玲看起来很是开心的样子。

  「那么加油哦,哥哥!」

  看起来也是十分热心地要配合他的训练计划。

  玲玲腿脚的力量应该很小吧,又没有白莎莎那样的粗腿劲,而且本来还低一年级。自己被白莎莎踢了那么多回也有些抵抗力了,如今一次挨上妹妹的十次脚踢,应该足够了吧。

  空子静是这么想的,可实际上并没有这样的事。

  看起来是有些笨拙似的踢,但却不巧准确无误的踢进空子静的两腿间了,力量自然是比不过白莎莎那富有冲击力的狠踢,而是很轻柔地感觉。但毕竟两颗蛋蛋还遗留原本白莎莎造就的疼痛,所以只是被踢中,也还是十分的痛苦。

  被踢中了睾丸,疼痛使得空子静失去了腿部的力量,但由于双手被绑了起来,所以身体便没有倒下去。

  取而代之的是,两只大腿在不断的颤抖着。

  「哇,好厉害的威力,第一脚看起来很成功哦!」空玲听见自己脚尖踢到软软的物体上发出的声响,另她感到愉快。空子静浑身上下的每处动作都示意着他的痛苦,而这一切都被空玲看在眼里,她开始亢奋起来。

  空子静的股间还在像火烧一般持续的余痛着。

  「不是吧,你这样的话,第二脚我就不能踢了哦,把腿张开啦!」空玲不依的说。因为忍受不了的疼痛,空子静开始求饶起来了。

  「果然还是不行,训练结束了!」

  「不行啊,是你自己说过的,无论怎样求饶我都不能停下。除非我踢完,不然绳子我是不会解开的!」打算遵守约定的空玲有些不满,她用空子静的提议来提醒着他自己。

  这也是为了赢白莎莎而做的努力,不可以就这样轻易白费了!

  空子静脑里想起白莎莎那令人讨厌的脸,不断的嘲讽自己,于是心中积起了绝对要反抗的执意。空子静想办法绷紧两腿,张开来好让那疼痛缭绕的地方全部暴露出来。

  为了获取胜利,这一切的训练必须忍住……

  就这样脑里浮现出莎莎的面容来警示自己,而后用尽全力麻痹自己的疼痛感,闭上着眼睛。这是训练,这是训练……心中不断地默念这样一句话,开始催眠自己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无论遭受怎样的疼痛,也绝不合上腿去。在这卯足了劲的时间里,空玲则开始一边踢一边数着,每回踢到胯间的力量都有大有小,但她始终都控制住自己脚部的力量。

  空子静第一次决心训练睾丸的抗击能力,要求妹妹对自己的腿间连续的踢。而他的妹妹就真这么做了,不留余地的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。空玲至始至终不停的踢着,似乎很享受这样的过程。她喊计数的声音越来越大,而连续地踢了五十脚后。空子静已是到达了承受的极限。

  松绑后,空子静难以站立,这不得不由妹妹帮忙驮着他回了家。

  「哈哈,笨蛋哥哥,走路像企鹅一样呢!」空玲满意的笑了出来,因为哥哥会痛苦成这般模样全是她的功劳。

  原本空子静是下定决心要每天都训练,但如果次次都是这样结果的话,恐怕自己的蛋蛋是会扛不住的。训练必须是一个耐心又缓慢的过程。

  于是和妹妹商量,想要说服她将每日踢裆的次数减少到十次,但被态度坚定的妹妹反驳了:「踢的太少蛋蛋是不可能变强的哦……」

  空玲斩钉截铁般态度不打算做任何的退让。但在空子静不断哀求的情况下,终于空玲决定五十次的踢裆减少到三十次。

  但是果然还是太多了……每天放学后,在公园里被妹妹绑起双手踢完三十脚后,腿间的疼痛总让空子静感到有些后悔。

  在学校里被白莎莎强猛一击踢中睾丸的剧痛,再到放学后被妹妹轻巧但连续不断踢胯下所累加的疼痛。像这样的事情反复每日的进行着。

  两个礼拜之后,渐渐空子静发现自己的睾丸明显发生了变化。从开始肿大到变成两倍的大小,而且富有硬块感,虽然只要被轻轻一碰就会有阵阵的痛楚感,因而站坐行走都受到影响,晚上睡觉也会被疼的睡不着。但是,这一定是变强了的先兆……

  就像阴茎勃起后变大变硬一样的道理,蛋蛋也能够「勃起」而变大变硬了。
  为了避免这样的变化被白莎莎注意到,于是空子静在学校里挑战白莎莎的「踢裆游戏」暂且停止了。

  某日,结束了训练回家后,空玲跟着进到了空子静的房间里。

  「哥哥,你不要紧吧?今天踢的时候感觉蛋蛋好像软趴趴的呢!」

  敏锐的空玲似乎发现到空子静的蛋蛋有些变化的事情。

  睾丸变成两倍大胀痛着,一定是变成为超级睾丸的前兆。将自己的看法和空玲说明了后,空玲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,要求着让哥哥展示下他的睾丸给自己看看。

  但空子静对此拒绝了,从来没将自己的蛋蛋裸露给别人看过,即使是对自己的妹妹,也会觉得十分难为情。

  「不给我看的话,我就去告诉白莎莎你私下训练蛋蛋的事情哦!」

  被妹妹这样子给威胁了,空子静只好无奈的脱去裤衩,然后在妹妹面前张开双腿呈现出他的那对大睾丸。

  「哇哦……我还是第一次看男生的这里,好大呀,难道男生都像这样,在裤子里放着这玩意儿吗?想想就觉得好碍事的样子!」一边说,空玲开始用手拉扯起阴囊来,用手指好奇的捏了捏囊皮里的两颗肉球,空子静便猛地发出哀叫声来。
  平时训练时对哥哥的哀叫也已经熟视无睹了,空玲完全忽视着空子静的反应,全神贯注的盯着他的生殖器看,用手去感触着。

  「虽然软绵绵的,但是真的好有弹性哦,就要变成『超级』蛋蛋了吗?」空玲对哥哥痛苦的反应已经习惯到不需要在意的程度了,只是用手指一个劲的揉捏,甚至还开始加大了许多力道。

  与被脚部猛然踢到的感觉不同,这种持续的挤压感让空子静痛苦的都想要流出眼泪来了。

  「哥,把你的那个『超级』鸡鸡,也让我看一看嘛!」

  空子静疼的没有回答空玲的话,于是空玲自做主的摸上他的肉棒,开始像捏睾丸一样的捏住前段部分,开始玩弄起来……

  「蛋蛋超级大,但鸡鸡却超级小呢……」

  空子静的下面被这样肆意揉捏还是头一回,本是非常羞耻的事情,但却开始觉得有种非常愉快的心情,尤其是小鸡鸡前面被捏住后的感觉。空玲一边玩弄他软趴趴的肉棒,一边睁大着眼饶有兴趣地看它慢慢变大了起来。

  「哇、哇,在动了,开始变大了,哥,你好厉害啊,这个超有趣的,真好玩耶……」

  空玲将直直立起的肉棒用力握住了,和睾丸被蹂躏的感觉不同,没有一点的疼痛。

  「这个就是『超级』鸡鸡啊,太厉害了,如果蛋蛋也变成这样的话,就一定不会输了!」

  空玲开始激动起来,然后便开始更用力更加快速的揉捏起肉棒。

  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好舒服,感觉有什么东西想要尿出去了……

  突然的一下子,变大后的鸡鸡前端飞射出四溅的液体来,这些都冲溅到了空玲的脸上,毫无准备的她突然呆住了,受惊了一小会儿,才意识回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「哥……」

  空子静看到空玲的脸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。

  「好恶心,哥哥,这个不是尿尿喔……妈妈说过的,男孩子射出白色的液体是因为那是想要侵犯女性身体的欲望——」

  「不是的,玲玲,我没有对你那种想法,你误会了……」一时之间,空子静也无法解释这种现象,他感到深深的内疚,居然会为了自己的一时快乐而对妹妹射精。

  只见空玲羞红起脸来,怒视着空子静,这也当然,换成是任何一个女孩,都会如此。

  「哥哥的两颗蛋蛋,就让白莎莎给踢碎掉吧!」就这样,空玲飞快的跑出了房间。

  接下来的礼拜六和礼拜天,空玲与空子静连话也不说,视线都没有看他一眼。空子静心里计划着再训练上一周就可以结束了,但搁浅两天的话,让妹妹的心情变好再去找她也不是不错,于是空子静就这样打算了。

  礼拜一,空子静和妹妹约定再继续开始训练的事情了。在请求她的时候,空子静看见她开朗笑容的样子,似乎那件事情已经忘却脑后,于是空子静心里便释然了。

  像平时训练的一样,用绳子将空子静双手绑在单杠上面:「今天开始训练变为五十次。」无视空子静的意愿,空玲单方面决定训练的内容。

  这样的话,也无大碍。空子静心里想着,比起往常再多忍受些疼痛也无可厚非,蛋蛋能够变得更强,和白莎莎的「踢裆游戏」里才更可能获胜。

  但是……

  一直整整五十脚过去了,比起以往的训练要感到疼痛感翻倍地增加,空子静已无力再张开两腿,夹紧着下面等待空玲为自己解开绳子,然而,空玲只是站在他的面前,似乎并没有打算松绑的意思。

  「那么从现在开始,是处罚的内容了。」这样说着,空玲又拿出两条绳子来,将空子静的两膝盖给牢牢绑到左右的柱子上。

  妹妹到底想要做什么呢?空子静心里有不好的预感,但被绑完后,他才发现自己下半身已是无法动弹,被迫打开的两腿用自己的力量无论怎样都再无法合起。
  之后,一言不发的空玲脸色愠怒起来,走到空子静的面前,不管他说什么,开始对着他的下体脚踢,膝顶,拳打起来。

  公园里几个踢球玩耍的小孩路过旁边,她们惊讶的看到单杠处,生气的女孩正对着被绑男孩的股间疯狂踢打着,男孩尽声哀嚎,身体剧烈颤抖着却无法动弹,任女孩一个劲在他腿间肆意进攻。女孩发疯般地行为只是对男孩的一切视若无睹。她尊贵,强大,无形中一种威严的形象树立在几岁小孩们的面前。同样是踢着玩耍,但踢球的小孩们心里却对那女孩产生了无尽的崇拜和羡慕,因为女孩踢男孩的画面充满了种暴力的美。

  「还不打算道歉么,想在挑战白莎莎前蛋蛋就被弄坏掉吗?」用力的抓住空子静的腿间,空玲这样威胁着。

  空子静不明白自己的妹妹为什么会突然生气,而她说要他道歉的事情也想不明白。

  「嘭……嘭……嘭!!」豪不留情的脚踢进在空子静的撕裂处,脑里一闪而过自己射在妹妹脸上的情景。他想办法想要解释清楚,但哀嚎的声音占据了他的嘴巴。

  哭泣着不断地喊着道歉,随着空玲每一次的踢击,空子静都不断的哀求,说着「对不起」「原谅我」之类的话,但空玲听着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,脚踢的力道也没有一丝减弱。

  踢了一百脚之后,空玲才终于娇喘着停了下来,对她来说,这是哥哥为他的无理所必须付出的代价,这和训练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空子静第一次因为睾丸被不断踢的疼痛而昏迷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来到和白莎莎说好碰面的地方。空子静站在空荡的门前。面前就是充满了回忆的小学学校,对空子静来说那段为挑战白莎莎做过努力的残酷时光,恍如昨日……

  再被冷酷的妹妹连续踢了不知多少次之后,或许是因为平时训练的成果显现,空子静的睾丸总是时刻处于疼痛状态,所以身体的本能克服了最大忍耐疼痛的极限,他总是一直坚持住着。让愤怒中的妹妹踢腿间超过了百脚,这是个惊人的记录,而后空子静被迫保持身姿再坚持挨上了五六脚后,他的意识便丧失了,全身绷紧的力量也松弛下来,任绳子拉扯住他的身体。之后空玲还有没在继续地踢,已经昏厥的空子静已无从得知。

  回到家后,空子静不断地感谢空玲,为帮助他训练一起度过了段漫长的时光。而在决定挑战的那天到来之前,两人商议,训练的事情停止了,为了让哥哥的睾丸好好的恢复一番。

  这一次是志在必得了。

  下课后,空子静叫白莎莎在走廊上,众目睽睽下向她发出「踢裆游戏」的要求了。

  白莎莎故意用鼻子吭声冷笑,「哼」的声音发出来,她的表情上写满了看不起的字样。

  「怎么了鸭子,你觉得你能赢的了我吗?好啊,就让你明白自己有多么的没出息,赶紧张开腿吧!!」

  因为「踢裆游戏」和私下训练的关系,空子静的胯下带着疼痛所以走路总是一瘸一拐,女生看见后嘲笑不已,便对其起了一个「鸭子」的贴切外号。

  而被白莎莎喊着这个外号,无疑更是感到屈辱,这个罪魁祸首,是时候该让她尝到自己的觉悟了。空子静昂起头,挺胸后双手背在背后,像是军训过后的士兵一样身躯笔直,以示自信充分气势威严。

  但空子静这样的举动没有一丝被白莎莎看在眼里,对她来说,反正怎样最后他被踢了只能是蹲地上捂痛哭泣的。

  「最近踢足球踢的比较多呢,那么就让你见识下我的绝招——射门踢吧!」
  那样的话说完后,白莎莎向后高高的举起脚,像是要一脚定江山般射门的气势,将空子静的腿间的「足球」作为目标,一脚画了道半圆的弧狠狠地踢了下去。就速度力与爆发力来说,平时空玲的踢是她的四分之一都不及。那疾速到看不清的腿化为影子,只听见「咚」的一声,穿透球鞋的脚背猛地敲进到里面,深深陷进入空子静的腿间。

  撞击声听起来很钝重,空子静也感受到了那股顿重的触感,感觉像是某种金属敲击到下面,透过睾丸猛烈贴合进小腹般的感觉。他低下头去,随着一下子突然爆发来的痛感,视线突然模糊了起来。

  但是,空子静咬牙用尽全部的力量绷直了全身,强行忍受那股剧烈冲头的疼痛而没有下蹲下去!

  「不,不是吧……!!」一副完全无法相信的样子看着空子静,白莎莎瞪大了她的两眼,甚至用手捂住小嘴巴,她惊讶不已。

  空子静慢慢的仰起头来,克服疼痛缭绕的同时微微地挤出笑容。这个笑容他等了好久,只为了这一刻能彻底的反击白莎莎那轻视的面孔。

  「不敢相信……」白莎莎对于眼前的事实无法接受,而周围围观的不管男生或是女生们,也都连连发出了惊叹的声音。

  「那么……终于……轮到我了……」空子静为了一刻付出了多少努力,得要她切身的体验一回。

  9L:白莎莎皱紧了眉头,事情突然出乎了她的意料。她惊慌失措,十分害怕的样子,紧缩起肩膀,听天由命的慢慢张开来双腿,运动短裤裤口处也跟着颤颤抖动起来。

  空子静朝着白莎莎的那里投入自己长久积累起来的恨,注入全身的力量在脚尖,他抬起脚踢了过去。

  但是仅在那一瞬间,好像感觉到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样子,等空子静意识过来时,他的脚裸处已是踏实地踢进在白莎莎的股间了。

  「噗」的一声,在那一瞬间,和白莎莎的短裤布料摩擦了一下,然后她的身体看上去像是微微的腾空了起来。

  糟糕,平时只顾着训练挨踢,却没有做任何与踢有关的练习。空子静在自己踢出脚去后才意识到自己对于踢的事情如此生疏,虽是想要用力但突然一下过猛,导致差点失去站立的平衡,这一脚确实踢到了白莎莎的下体里,但力量却出奇的小。这从踢到后发出的声响便可以听的出来。

  当然,像这样轻浮的一脚,白莎莎是不可能倒下去的。

  白莎莎紧皱起眉,眼角里积蓄着泪珠,咬紧的牙齿里也忍不住发出些呻吟的声音。只是弯着腰,两手哆哆嗦嗦地按在夹紧的两腿间上。

  果然女孩子没有睾丸,是不会受到男生那种剧烈疼痛的吧。汲取了这次失败的教训后,空子静马上一鼓作气。

  没关系,还有机会的,只要再忍住接下来白莎莎的踢,然后我就可以再次反击了。按照这样的情形看来,我能赢。

  就在空子静想着这样事情的同时,白莎莎突然地抬起头来,她瞪着空子静,两眼里充满了怒气。那是真正愤怒了的眼。

  「你居然……踢了,对着女孩子的子宫当真踢了!这里可是孕育人类生命的地方,你居然可以这样……」白莎莎愤怒的眼里透出即将要杀了对方一样的神情,突然令空子静感到了万分害怕,他从未看到过这样的眼神。

  「还一概担心你的蛋蛋会不会给踢爆掉,所以故意收敛着些力道,我是那么的体贴你了……哼……绝对,绝对不会再留情了,你们男生这种群低贱的生物……空子静,快点张开你的腿,这次我要用尽全力的踢!」

  白莎莎非常强硬的态势,一边威胁一边气势汹汹的怒喊。这让原本充满了自信的空子静顿时胆怯了起来,他左右犹豫着。

  要不要就先作罢,干脆先中止吧,对,先中止,以后还有的是机会……
  「快点张开你的腿,事到如今可别说什么『中止』『不算』之类的话了。我要踢死你,绝对绝对要踢死你,要踢爆掉你的蛋蛋,一脚让两颗都变成烂糊糊,踢成你再也不能有孩子的身体……」

  由于白莎莎的威迫,残酷的气氛突然充斥到整个走廊里,周围围观的学生们也纷纷保持沉默。

  这样让白莎莎踢的话,睾丸真的会被踢碎的。空子静打算想对白莎莎求饶,但是一时半会儿白莎莎的愤怒很难消退。没办法,只好听从她的命令,慢慢地两腿张开了。

  ……全身上下都感到一种不安。

  白莎莎退后了两步,稍微带了助跑,用很骇人的气势抬起了腿,这一次,穿着足球鞋的脚尖生猛准确地击中了两颗肿大的睾丸,像闪电一般,与一种难以形容的可怕的冲击,将空子静的身体给硬生生地踢腾空了起来。

  「呜哇……」空子静大声的惨叫,他感觉自己的两颗睾丸与耻骨猛地撞到了一起,但与其说是撞到,不如说是爆炸,白莎莎的足尖穿透了一切,一瞬间耻骨不成形状,而两颗睾丸也被踢成了怪异的扁物状。

  被踢到的一瞬间,那有史以来难以置信的痛感浸遍了空子静全身。走廊上几乎每一个人都被白莎莎的这一脚给惊愣住了。

  「啊……疼疼疼~ 啊……」空子静的大脑感觉像碎了一样,耳里回响起来那超大闷响的声音,毫无疑问这是空子静目前为止从未受到过的踢击。切切实实的有什么东西穿过了他的身体。

  空子静一边两手按住胯间,一边慢慢的弯下膝盖蹲了下去,继以维持那样的姿态数秒然后倒在了走廊的地上。在周围女生们看来,他的身子就像虾的形状卷成一团,却是有些滑稽,女生们不禁哄笑起来。

  「怎么样,踢死你这个混蛋!疼吗?去死吧!蛋蛋爆掉,鸡鸡也断掉就好了……真是的……我下面还在痛耶,这样子根本就不解气!!」

  白莎莎望着畏缩在地上的空子静,她的手捂着自己的腿间,咬牙切齿对着空子静连续地骂着。

  然而他只是一动不动的缩紧身体,没有了任何的反应。白莎莎也稍微冷静了下来,她蹲到空子静面前,大声地说:「这样蛋蛋还没有爆掉的话,放学后还要再继续。在我踢爆你的蛋蛋之前,每天都要和你玩『踢裆游戏』,直到把你两颗蛋蛋都踢的粉碎,彻底的粉碎为止,不然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算了!」

  白莎莎就这样说完了后再站起来,突然手又捂向了那里,似乎还在隐隐作痛着:「我绝对不原谅今天的事情!不把你最重要的地方弄毁掉让你后悔一辈子,我的心情永远不会平复的!」

  这样说完后,白莎莎便小心翼翼慢慢的走回了教室。走廊上的男女生也因各自不同的理由而逐渐散去,女生们互相激动的讨论着白莎莎那脚的威力,而男生们则低头尽情回避女生们放肆挑衅般的目光,生怕自己会成为像空子静那样的第二名受害者。

  白莎莎的小学回忆…………

  在进入幼稚园之前,我并没有男和女的区分意识,只是以为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。

  进入幼稚园之后,由于男生数量占得比较多的原因,所以我便经常穿上男孩子衣服,短裤,和鞋子,和他们一起玩耍。所以说自我出生来大多时间混在男孩子堆里也不为过。自己什么时候也会长出小鸡鸡那样的东西呢,也对这样的疑问感到困惑过。

  老师送给我一些洋娃娃作为玩物,但我却丝毫没有兴趣,只是每次都跑到外面的操场上嬉戏,追敢着男孩子,用地上的泥巴和石块朝他们扔去,使他们哭泣。
 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男孩子,而且父亲格外宠爱我。但在家里我总是看见父亲被母亲鞭打,于是我的心里开始害怕,担心自己以后也会变成父亲那样。
  然而,直到升了小学后,我才开始知道,原来我是女孩子啊。于是有了些欣慰。我开始了解到男女之间的事情,社会上女人和男人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。
  下课的时候,同学们纷纷都带上水枪去操场上玩耍,我自然在女生的阵营,共同对战男孩子们,当然,大多数都是我们女生获胜了。

  也有的时候,男女之间像是会玩一些摔跤类的游戏,我似乎很擅长这种,第一次当我将男孩子放倒地上然后压上去后,用手抓攥住他的股间拼命挤捏,很快他就因疼痛而昏过去,不再有一点反抗。

  那个时候,我第一次了解到了,男孩子的蛋蛋如果被碰到的话,会很痛很痛的。

  这种所谓「蛋蛋」的东西,男人却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!

  我想,两腿间还挂着那样的东西,男人,真是种让人感到可笑的滑稽生物。
  回到家后,我迫不及待地和父母说了当天的事情,母亲听后欢笑不已,而父亲却面色铁青起来:「男人都会有那对蛋蛋的,你一定要注意绝对不可以踢,或捏,把它弄爆了啊」

  我第一次听到「弄爆」这个词语,原来那里还会爆掉的吗?

  但是女人又没有蛋蛋,被碰后会有怎样的疼痛感我是一点也不知道。这是对女性而言一种天生的优越感吗?男人的蛋蛋被碰到了,就真的有那么疼痛吗?
  好奇心旺盛的我,便找人开始试验了,最开始时是我的同桌,将他的脖子勒住,手伸进他的裤裆里,拉扯他的蛋蛋皮囊,抓住他的两颗圆状蛋蛋,细细的揉捏,手感十分的柔软,弹弹的,滑滑的!然后我就开始用脚尖轻轻的试着踢了,果然,他一脸痛苦的样子倒在地下,呻吟许久,看见他两手捂在下体的时候,我感慨自己是女人真好。

  电视上总是会播着一些男人参与的比赛活动,像是跑步啦,游泳啦,跳高等,我满脑子里都在想象他们两腿里的事情,像是那样运动的时候,蛋蛋会随着身体在腿间乱跳动吗?或者翻滚?两颗蛋蛋会互相碰撞吗?想着这样的些事情,种种疑惑开始让我童年时的心里产生了种奇妙的兴奋。

  在办公室里被男老师教训的时候,想着要是这里突然朝他两腿间踢上一脚会是什么样子呢?他的蛋蛋会被踢的飞跳起来,然后回位吗?考虑着这样的些事情,于是都不知道老师所讲的话的内容,因为思维完全不能够集中。

  像是和其他男生在一起时,思绪也是如此。不带情由的突然一脚给上去,会是什么样子呢?或者让他们站成一排,我逐个的踢,看看谁会最先倒下去,谁会最先跳起来,等等……

  但是我的大腿比较粗,所比起其他的女孩子来,我的腿脚力气要大的许多,假如我是真的用全力踢的话,不知道蛋蛋会不会被踢爆掉呢?

  小学的时候,我真的很早熟。但没准每个女孩和我都一样有着类似的想法呢,只不过欠缺可以实际起来的机会!我时常这样想着,在法律课上,老师告诉我们要在男女彼此都成年以后,女方才能拥有对男方处置的主动权力时,女孩子们都一片唏嘘声,那一定是和我一样都有着被拘束起来的无奈感。

  难道我要等到每一个男孩都成年了之后,才能获得我想要的体验吗?

  我整天都想着怎样去踢男生下体的事情,而就在一天放学回家后,我打开电视看着一场桌球的对战节目,于是心里便想到了一种刺激的游戏规则,我创作出了一个——「踢裆游戏」

  第二天我便带着我的游戏和规则去了学校,开始对同班同学试验,结果没想到出乎意料的受欢迎,为此我还被同学们评为了「踢裆女王」。

  之后,「踢裆游戏」就像是流行音乐一样,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学校,甚至老师们间都开始有所尝试。

  女生们都乐此不疲的和男生玩着「踢裆游戏」,之后的校园里几乎每天都充满了欢声笑语。

  说起来,我人生头一回踢爆蛋蛋的时候,就是那接着之后发生的事情了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